Sounds and Fury

關於部落格
  • 888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觀的轉型正義

鴻禧村曾經是被劃歸為軍事要塞,村民的戶籍只能遷出而不能遷入。房舍只能依「原面積、原高度」方式修繕,而且還要經過軍方的同意。為了興建營房、碉堡、彈藥庫、雷達等軍事設備,不少民房古厝被迫拆除。村民進出自己的家園還要被荷槍實彈的衛兵盤查,外地人只能以辦理會客的方式登門造訪。鴻禧村的父老難過地指出,全台灣那有女兒回娘家還要登記,娶媳婦只能在中午請客的?舢舨與牽罟曾經帶來了美味又高價的土魠魚,早在別處的玉荷包成名之前,鴻禧出產的荔枝也是南台灣最好的。但是在國防考慮下,沿岸捕魚被禁止了,果園也逐漸廢耕了。因此,力爭上游的年青人選擇了離開鴻禧,被遺忘的村落只留下老弱。 在八○年代初期,鴻禧村民開始向政府陳情,要求解除沈重的軍事管制。經過了一連串的折衝與協調,軍方逐步放寬限制,十年前哨兵站的撤離象徵著鴻禧村與平地社會的接軌。村裏的有力人士開始扮演掮客,山下的資本貪婪地攫奪這塊處女地,甚至侵佔到生態地質敏感的國有土地。在大部分居民仍沒有辦法改建破舊房舍的時候,一幢幢佔地廣大的私人別墅、權貴招待所、庭園餐廳卻紛紛出現。為了掩飾不法,土地投機客也帶來了黑道份子,無辜的村民被恐嚇要脅不得對外張揚。更甚者,長期受委曲的村民沒有得到公道,在以往被軍方禁止登記的土地也沒有歸還。最近,世居此地的居民還被政府控告「侵占國土」,讓他們哭訴無門。 很難不將鴻禧村的故事當成台灣社會的縮影。在漫長的威權寒夜之後,渴望已久的自由曙光終於降臨,但是接踵而來的烈日卻是如此暴虐,同樣令人難以忍受。對於鴻禧村民而言,軍管的解除只是移開了他們身上的枷鎖,但是卻沒有平反他們以往所受到的冤屈。民主化是遲來的正義,但是也使他們暴露在毫無防備的處境下,受制於新的威脅。懷念軍管時期的村民並不是食古不化的反動派;應該這樣說,民主帶來更充份的資訊與更高漲的期望,他們開始用更嚴格的標準來審視自己的待遇與處境。在以往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壓迫是沈重的,但是可以忍受的;在目前,已減緩許多的壓迫卻是很難被合理化的。同樣的道理,如果執政者不能誠懇負責地面對舊體制的爛帳,讓被壓抑者能夠申張,承受苦難的人獲慰藉,又要如何讓大多數的人民心甘情願接受新興的民主體制?民主也有可能會產生新的不滿,但是轉型正義的藥方卻能讓我們徹底告別舊時代,拒絕其陰魂不散的誘惑,如此才能夠專心地處理我們現前的問題。 (蘋果日報2006/10/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