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s and Fury

關於部落格
  • 888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論者誤用理論

事實上,不同理論對社會資本的指涉有所不同,有的指的是「社會信任」,有的指的是民間組織的濃密度,或社會組織網路特質。但作者並沒有告訴我們台灣的社會信任是否現在比以前更低,或者社會組織有什麼和之前不同的變化。這些問題都已經有不少研究。 如果台灣的評論者可以用功一點,多看看一些紮實的台灣社會科學研究,相信對他們的品質會有一點點幫助。 抒情的延伸悅讀:OJ的反動的修辭 中國時報 A4/焦點新聞 2006/09/29 《南方朔觀點》台灣社會資本崩壞論 【南方朔】   從一九八○年代後期開始,歐美誕生了一個新興並日趨重要的「社會資本學派」,它在「金融資本」、「人力資本」等之外,把整個「社會構造」(Social fabric)也視為一種資本的形式,並一步步尋找關鍵的量化指標。「社會資本學派」的企圖之一,就是要探索經濟成長與財富累積背後那些社會、制度、感情的要素。「社會資本」在解釋「競爭力」上,比其他說法更有前瞻性。   例如,這個學派的教父,哈佛教授普特南(Bob Putnam)長期唱衰美國,筆戰不斷。他主要的論據即是美國的社會資本長期流失,人與人的相互冷漠惡意,宣傳體系的自大顢頇,教育和人力素質的下滑,國際形象的惡化,都造成經貿成本增加和經營日益困難。今年「世界經濟論壇」的競爭力排行榜,美國由第一跌到第六,普特南教授的說法已得到了佐證。   我最近讀劍橋大學教授,英國首相智囊哈爾本(David Halpern)新著《社會資本論》,由書中的許多論點,也顯示出北歐中歐諸國,如瑞士、芬蘭、瑞典、丹麥、荷蘭、挪威、冰島,為何會在這個全球化時代竄起的道理。那就是這些國家的社會資本皆強大無比。其中有一個「信賴」指標,它們皆高踞全球之首。這些國家的人群彼此互信與支持,各類配套良好,做事成本極省,其他國家也都歡迎。它們不必講競爭力就有了競爭力!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裡說過:「在一個施政完善的社會,我們可以看到全部的財富。」整部《國富論》的核心即是在探討進步與國富的關係,只是它有關社會進步的那個部分,都被後人忽略了,而「社會資本論學派」即是要把這被遺忘的部分重新找回來,也讓經濟重新戴上人的面孔。   近年來,無論「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或「世界經濟論壇」的世界競爭力排名,台灣都在持續下滑。如果不是台灣主要產業還有一些技術優勢,因而「企業效能」這個因素還撐得住,否則一旦技術優勢消失,我們的競爭力排名即難免一瀉如注。日前「世界經濟論壇」的排名,我們由第八降到十三,是落體已在加速的驚兆。   台灣競爭力持續下跌,「社會資本論」的觀念最有解釋力。「社會資本論」是在強調支持經濟活動的一切非經濟網路。它涉及政府效能,社會整合的情況及價值變化等。今天台灣政治貪腐無能,公共建設已成政治綁樁的工具,國家事實是靠著舉債在維繫;整個社會則人們相互憎恨與敵視,人對人的相互義務感已告失去,工商紀律也日益蕩然,工商活動的風險成本及非經濟成本大增,社會上進心當然不再。總歸而言,這已是社會資本大崩壞的時代。我們社會這個容納財富的容器已在快速變小之中。我們已可相信,未來兩年內如果台灣沒有大幅度的調整與進步,台灣跌到二、三十名之外,也不會讓人奇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