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89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當黨國資本主義終結之後

基本上,民進黨當前的金權政治模式和國民黨的黨國資本主義有本質上的差異。國民黨黨國資本主義的特色在於,其龐大黨產賦予黨組織相當高的自主性,形成了政治權力高於企業的政商關係,所以政策比較不容易被特定財團綁架,而能去籠絡財團。另外,由於當時黨營事業大舉進攻各種新自由主義政策下新開放的各種市場,從電信、金融、營造到BOT如機場捷運等,使得要進入這些產業的企業都必須與挾帶龐大政經資源的黨營事業合作。 相對的,由於民進黨不具備雄厚資本的物質基礎,需要社會的金援,所以比較容易被財團牽制。是故,今日民進黨的貪腐,一方面是這些個人操守上的問題,另方面正是因為其不是黨國資本主義,沒有龐大黨營事業的財務挹注,所以易於被資本家力量個別穿透。例如公職人員在過去有為黨募款的壓力,而許多派系老大(或許包括作為黨老大的陳總統?)也必須想盡辦法籌錢資助其他政治人物。  無論如何,國民黨雖仍保留不少不當黨產,但黨國資本主義的墓誌銘畢竟早已開始被書寫。未來即使當泛藍軍執政,當他們不再有如此龐大黨產時,政治權力的自主性必然大幅降低,所以可能同樣會面臨今日民進黨的脆弱與誘惑。  台灣黨國主義的消退,代表了台灣的民主和資本主義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一個「後黨國資本主義時期」的政商關係。在這個民主體制中,本質上政治權力就容易被經濟資源挾持。反過來說,即使沒有黨營事業的罪惡,政治領袖還是可能高度濫用國家的公共資源,包括在私有化等經濟資源分配過程中圖利特定企業。這些問題當然不只出現在台灣,這幾年美國小布希政府也爆發嚴重金權政治。要強調的是,分析其結構性弱點並不是為其辯護-----只要是擋不住金權利益的誘惑,就是政治道德的墮落。但要重構合理的民主治理不能只訴諸於道德問題,而是在於建構一套政治權力與經濟資源間的合理規範。(奇怪的是,所謂的反貪腐運動完全不去討論這些問題)。  在後黨國資本主義的改革策略中,有兩個軸線是關鍵:  第一、政黨如何管理公共經濟資源。瞿文批判民進黨政府壟斷公共資源,但何謂壟斷公共資源並不是很清楚。對更主流經濟的經濟學家來說,是只要國家介入經濟活動,就會有這些貪腐、酬庸和尋租現象的出現。但如果瞿教授認為(我也認為)國家介入經濟和某程度的國有企業是必要,那麼重要的是強化各種監督機制及內部治理機制,來避免以政治酬庸而非專業考量的人事任用。  第二、政黨如何與私人經濟資源互動。如果政治權力最終需要經濟資源,我們就必須讓利益交換(如政治獻金)更透明化,並有更清楚的規範,而這當然是有賴陽光法案。更根本溯源的是降低候選人的財務需要,因而須考慮公費選舉的必要性。  這兩點的只是最基本的制度要求。關鍵的是,我們要如何準確理解台灣新政經體制的核心矛盾,如何不要讓政治權力扭曲經濟資源、不要讓經濟資源操縱民主運作。這是未來台灣民主之路最大的考驗。 中國時報論壇2006/9/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