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s and Fury

關於部落格
  • 888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民主黨攻擊沃爾瑪

對關心企管的人士來說,沃爾瑪代表一個成功的企業發展模式;對消費者來說,他提供了便宜的物品。但是低價格與高利潤的背後卻是惡質勞動條件和低廉工資。基層店員的起薪是六塊多,平均時薪是八塊美金,許多人一年的年薪根本無法養活家庭。 同時,沃爾瑪公司健保計畫只涵括四成多員工----沃爾瑪的對手Costco的健保計畫卻包含九成員工。2005年十月,紐約時報報導一份沃爾瑪內部文件,顯示他們打算在2011前年還要減少十億美金的健保支出。具體這些包括多雇用兼職少用專職員工、錄用更年輕、更健康的員工------為了要讓身體不好的人知難而退,他們要讓收銀員增加其他體力負擔的工作。這份文件也承認有百分之四十六的員工子女不是沒有保險就是依賴政府救助。另外,他們也大量雇用非法移民以壓低工資。當然更不要說,製造大部分沃爾瑪商品的中國工人的勞動條件是如何血淚斑斑。 站在被嚴重剝削的員工肩膀上露齒而笑的----沃爾瑪的標誌就是一個笑臉---是每年都賺一百多億美金的沃爾瑪,是讓財產超過九百億美金的華頓家庭成為美國最富有的家庭。 這個美國最大的企業也是最反對工會的企業。他們一向用各種方式阻撓任何工會成立:對員工散發反工會的宣傳錄影帶,只要有人要開始組織工會就想盡辦法打擊、監控員工,甚至不惜關店或是部門。2000年時,在德州一家分店的屠宰部門投票通過加入成立工會後,沃爾瑪總部決定關掉這個部門。三年後,這個行為被政府宣布不合法,要求恢復屠宰部門。2004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家沃爾瑪分店,員工投票決定組成工會,五個月後這家店就被宣布關閉。當然,一年後加拿大的勞工委員會宣布這是不合法,要求沃爾瑪賠償員工。今年中,雖然他們終於同意讓中國的工廠成立工會,但那是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工會並不會真的起來抗爭。 除了剝削員工,沃爾瑪也嚴重壓縮傳統小店的生存空間。每當他們到一個新地區開店,就是如龍捲風一般,讓許多傳統店面倒閉。 因此,現在沃爾瑪在美國是邪惡企業的代名詞。工運、社區甚至教會團體組織許多起反沃爾瑪聯盟,讓他們遭到極大壓力;不少人開始拒絕上沃爾瑪購物;而過去三年,他們在許多地區的開店計畫都遭到社區的激烈阻擋,甚至被迫放棄計畫。面對這些壓力,沃爾瑪固然做出些許改變,但是他們花更大的資源在進行形像保衛戰,用大量廣告來說明辯解他們的員工福利,以及社會貢獻。 最近反沃爾瑪團體Wake Up Wal-Mart就展開新的一波運動,進行一趟三十五天的全國巴士之旅,邀請上述許多民主黨政治人物在他們的選區演講。有趣的是,由於沃爾瑪是從阿肯薩斯州起家,而柯林頓曾任該州州長,所以沃爾瑪和柯林頓夫婦關係良好,希拉蕊還在八零年代末時擔任其董事。但現在的反沃爾瑪氣氛,也讓希拉蕊在去年退還了沃爾瑪給她的政治獻金。 事實上,沃爾瑪更多的政治獻金是給共和黨和右翼智庫:他們是共和黨第二大金主,他們的意識形態也和工和黨的保守主義高度親近。甚至有研究指出,每週至少去一次沃爾瑪購物的民眾中,有七成六的人在2004投票給布希。更精確地說,他們採用與共和黨相同的兩手策略:在剝削勞工的同時,他們堅持保守的道德價值。例如,他們的健保計畫中不包含避孕;他們所販賣的CD和書籍都必須是「純潔」的------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冠軍、著名政治脫口秀主持人史都華(Jon Stewart)諷刺美國民主的書「美國」,就被禁賣。 但這種以保守道德觀來遮掩經濟剝削的企業文化/政治論述終究是虛妄的。許多反對沃爾瑪進駐的社區人士是支持共和黨的。更明顯的例子是沃爾瑪正面臨一樁美國有史以來控告私人企業就業環境歧視的最大訴訟:六個女性員工代表了從1998年曾經或仍然在沃爾瑪工作過的上百萬女性控訴沃爾瑪性別歧視。但這六個原告的女性中大部分是基督教基本教義派,是保守的共和黨支持者。他們原本相信沃爾瑪是道德的、具有基督教精神的企業,只要他們辛勤工作就會有回報。但是,他們最終發現他們被背叛了。 2000年與2004年的兩場總統選舉都失敗後,民主黨還在尋找他們的路線。有人認為應該跟共和黨搶奪選票,更強調傳統價值與國家安全,有人則認為應該更強調經濟民粹主義、強調勞工和弱勢權益。對兩這個選項來說,沒有比沃爾瑪更具象徵意義的。 延伸悅讀 苦勞網的沃爾碼及流通零售業專題 我的沃爾瑪系列(這些舊文和本篇有若干段落重複):對抗沃爾瑪沃爾瑪關掉工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