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s and Fury

關於部落格
  • 888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卡斯楚之後

首先,他的弟弟拉爾在經濟上是一個務實主義者。在蘇聯停止對古巴的經濟補貼後,他在卡斯楚反對下建立一個農民市場,讓農民可以買賣他們多餘的收成,他也推動開放旅遊市場。1997年訪問中國後,拉爾更開始對於經濟的逐漸自由化的高度興趣。但是期待政治自由化的人卻必定會失望,因為作為軍事頭子,他過去在整肅異己方面不遺餘力,對於政治改革絲毫不可能放鬆。所以這兩者結合起來,似乎會朝向中國的發展模式。 但會影響古巴未來發展的因素不只是國內接班人,還有另一個關鍵人:委內瑞拉的總統查維茲。 委內瑞拉是中東以外最大的產油國。他的石油財富讓國家對內可以實施許多反貧窮政策,對外可以積極採取石油外交,尤其在拉美積極擴展影響力。而沒有國家比古巴從查維茲那裡得到更多好處。後者每天提供給古巴十萬桶原油,這對失去蘇聯經濟援助後的古巴具有無比經濟重要性。所以,查維茲可以用石油來避免他所不願意見到的古巴進一步經濟自由化,或者和美國改善關係。 在六零年代時,卡斯楚到處支持拉美的左翼游擊隊,現在雖然他還是拉丁美洲社會主義的象徵,但是查維茲才是更具有政經影響力的巨人。他們共同聯手推動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治、社會運動,例如委內瑞拉出錢送古巴醫生(古巴原本就有很好的醫療水準)到拉美的貧窮地區去診療;他們兩人也大力支持尼加拉瓜、秘魯和玻利維亞的左翼政治勢力。今年四月底,他們所力挺的玻利維亞新任左翼總統莫瑞爾斯,在哈瓦那和查維茲及卡斯楚共同簽訂反制美國的「人民貿易協定」;第二天,莫瑞爾斯就宣布要把境內油田和天然氣國有化。 這個新的政治聯盟無疑對對美國霸權提出重大挑戰。卡斯楚一向善於運用反美的修辭和政策來建立他在國內的政治基礎和在拉丁美洲的聲望。而當前的政經局勢更提供了一個黃金的歷史時刻:過去二十年美國推動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政策,不但沒有為拉美的人們帶來更好的生活,反而是製造了更強大的社會不平等,因而引起拉美人民的強烈不滿,更遑論小布希政府的極端單邊主義根本就在全球各地激發強大的反美情緒。 另一方面,拉美和亞洲及歐洲日益密集的貿易和投資關係,也降低了美國在拉美經濟中長久以來的重要性。相對的,崛起中的中國反而是越來越是拉美的重要伙伴,不論是作為投資的來源,或是做為出口的市場。在近年的世貿談判中,中國都是和拉美發展國家結盟。中美的結構性競爭關係也會進一步削弱美國對拉美的影響。 除了這些結構性因素,查維茲更是積極組織反美政治聯盟,甚至不只是拉丁美洲,而是世界各地。在聽到卡斯楚生病的消息時,他正在越北的河內進行他的「反美巡迴訪問」的一站。他剛拜訪完伊朗總統,並宣布他計畫訪問北韓。 而美國的保守主義政權比查維茲更強調這種對抗邏輯,而沒有認真思考如何化解。小布希政府不但對古巴態度比以往更強硬,也把查維茲當作巨大的威脅,上週布希公開說委內瑞拉是對民主的重大威脅,保守派雜誌「國家評論」更說古巴和委內瑞拉是拉美版的「邪惡軸心」。 這些國際政治對抗邏輯的背後,其實是反映了不同的國內政經發展策略。古巴建立了共產主義烏托邦,經濟體制脆弱但社會服務良好,查維茲靠著石油進行社會福利並和美國硬幹。但其他所謂拉丁美洲向左轉的國家,並不就會跟隨這兩個革命急先鋒的腳步。這些國家既不是華府的希望,也不是他們的夢魘。因為,他們所在乎的是在華盛頓共識傳統社會主義之外之外找到一條可以促進經濟成長與解決社會貧窮的道路,後者尤其是他們的目標。 卡斯楚在八月十三日度過八十歲生日,今年十二月則是古巴革命軍的建軍五十週年。他從1959年開始統治古巴至今將近半個世紀,歷經了想把他槁下台的十個美國總統,歷經了蘇聯東歐共產主義的瓦解,但他以及古巴的社會主義道路仍然屹立不搖。只是,世界和拉丁美洲面貌都早已變得不同,新自由主義和純粹共產主義都早已破產。拉丁美洲的國家是積極尋找一種符合當地脈絡的發展模式,一條真正的第三條路。卡斯楚的時代或許會結束,但是人類尋找理想的社會經濟發展模式的道路似乎還在匍匐前進中。 本文刊登於新新聞週刊1015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