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s and Fury

關於部落格
  • 888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型正義的再釐清

我們或許應該先釐清轉型正義的意義。 轉型正義這個概念有其嚴謹的用法,指涉的是在民主轉型後,新興民主政府如何處理過去威權政府對人權的侵犯、對無辜生命的凌虐。這是民主化面臨的一個嚴肅的道德難題。 一種要求「連貫」的談法(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楊文的立場)是說,為何主張轉型正義的人都不去清算李扁? 問題是,李登輝時期台灣已經開始民主化了,陳水扁更是民主化下的產物。我們可以對他們執政不滿,對腐敗憤怒、或者批評他們曾侵犯公民權利,但這和威權體制的血腥壓迫又怎能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 如果是要批評是李扁為何在轉型正義的努力做的不夠,為何陳水扁一開始要找王昇作國策顧問、和舊政權妥協?那麼,這個問題是完全正當的。 楊文看起來似乎也想採取這個立場(他說過去李扁十八年什麼都沒做),但如果他是這個立場,他應該是關心轉型正義,而不是跳出來說轉型正義是狗屁。 楊文的反應似乎是因為他認為這些親綠的、談轉型正義的人,沒有去批評李扁,所以使得他因人廢言,也反對起他們所說的轉型正義。 但他的批評顯然搞錯對象。吳乃德老師的研究,基本上就是在問民主化後的執政者,李登輝和陳水扁為何不重視轉型正義。(見其最新文章:「轉型正義和歷史記憶: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思想雜誌第二期) 他當然批評了這兩人:他說李登輝並未反省「曾經支持威權體制、尤其是體制內工作的人,該如何反省這個問題?」 而對於陳水扁政府,他說民進黨「在兩千年獲得政權後,他也沒有對這個議題投入任何的關心」。而陳水扁在2004年做了比較清楚的宣誓,但是吳文說:「在選舉期間作這樣的宣示,對轉型正義、對社會道德的重建都是一種傷害…..轉型正義在東歐之所以不被重視,部分原因正是在於他成為政治人物權力鬥爭的工具。」(p.24)。 沒有比這段文字更深刻的批評了。 同樣,anarch也指出「這次陳文成基金會辦的「轉型正義研討會」,與會者都對政黨輪替六年來,扁正府這方面的毫無建樹痛批與失望啊」 尤其,學者不是只停留在批判,更要去解釋為何會如此:為何台灣對威權歷史的處理是有千萬的受害者,卻沒有加害者?是什麼樣的政治和社會條件造成民主化後的統治者忽視轉型正義? 所以,回到原來楊渡先生在中時的文章,還會有人同意這樣的批評嗎? 「談轉型正義,還要斷代,中間隔開白色恐怖和李登輝,這是把正義切三段,本身就是不正義。這種人所談的「轉型正義」,最後當然是放屁」 至於我原來對楊文的批評很簡單:並不是對於具體歷史事實在詮釋的不同(這個我個人能力不足),而是他所謂這群親綠學者是不是心中「只有二二八,但沒有白色恐怖」?看來在楊文的再回應中並沒有批駁我的質疑。 我想,統獨兩方對歷史的理解是不是相同,對學術誠實的人相信都願意都歷史進行誠懇的辯論,而不是說別人都不懂、都不關心。 如果楊渡先生真的關心威權體制下受難的那些理想主義紅色青年,應該一起加入推動轉型正義的行列,找出那些鮮血的加害者,追求歷史的正義,而不是花時間鬥爭也在這方面有同樣理想的朋友,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