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8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迷笛音樂節: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Woodstock?

此後,迷笛音樂節的規模逐漸擴大;第三年搬到學校的草地上,第四年的草地上已經無法裝下北京各地來的樂迷,只能在外面找更大的公園。到了今年的第七屆,每天都有數萬人次參與。迷笛成為中國搖滾史上最持久、最有影響力的搖滾音樂祭。當然,人們總是把這樣的活動想像作中國的烏托史塔克(Woodstock)。 規模的迅速膨漲,也讓迷笛的性質逐漸改變:從一個少數搖滾樂迷的秘密集會,轉變為青年次文化的新天堂樂園。在舞台下面,有集合全國小吃的「小吃一條街」,賣各種東西的跳蚤市場,和供人玩滑板的場地等等。參與者原本是北京的搖滾人、詩人、藝術家,現在則是從各地來的年輕人;他們許多不是為了音樂,而是為了一種享樂的氛圍。 用台灣的比喻來說,就好比是從「野台開唱」轉變為「海洋音樂祭」。 但這個比喻有一個弔詭之處。在台灣,專業樂迷為主的野台開唱是收錢的,已經成為巨大青年文化活動的海洋音樂祭則是免費的。但迷笛音樂祭卻是相反地在一開始人少時免費,後來人越來越多才開始收費。 正如同台灣的音樂圈正在熱烈地討論音樂祭的商業模式,以及音樂祭對於獨立音樂發展的影響,迷笛的發展也深刻地反映了這些問題-----畢竟這並不是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音樂祭。 在與商業的關係上,過去免費的狀態使主辦的迷笛學校一直賠錢,即使前兩年開始加入商業贊助和門票收入也是一樣。今年情況開始好轉,五十到六十萬人民幣的票房收入,加上二十萬的商業贊助,基本上可以持平。 他們的商業贊助主要是實物贊助,例如今年Gibson吉他贊助樂器,Lee牛仔褲也在十萬塊的現金贊助外,外加一千件T恤。但是,迷笛音樂節的靈魂人物校長張帆在接受筆者採訪時指出,即使有商業贊助,他們還是不希望商業味道太濃厚,譬如他們會避免現場插滿贊助廠商的旗幟。 當然,關於音樂祭的永恆問題是,到底要把音樂祭視為音樂人與樂迷彼此取暖和修練的場所,或是一個抗拒主流文化的青年次文化基地?對此,張帆對於現在迷笛逐漸演變為後者是樂觀其成的。因為他對於音樂祭的想像就是一個在戶外的歡樂場景,是一種休閒生活的可能;而且,他認為這也可以讓更多年輕人接觸到搖滾樂。 不過,隨著迷笛的影響力逐漸擴大,他可能會遇到一個和台灣及西方音樂節都前所未有的難題:在中國的政治環境下,威權統治者能否容忍這樣一個追求另類與反叛的社群? 烏托史塔克做為音樂祭的原鄉(或迷思)乃是六零年代反文化的高潮,是對既有社會的道德秩序提出激進的挑戰。可現在的中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組織性的反抗。中國的搖滾樂文化或許沒有鮮明的政治或社會意識,但是搖滾樂終究是具有顛覆權威的深刻力量。所以,一旦迷笛超過十萬人,一旦人們在擁抱和舞動中逐漸形成一個反叛文化的社群時,威權體制將如何把這股反叛囚禁在草地上? (誠品好讀2006年七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