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8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七一五聲明之後

但問題是,宣言沒有把他的核心目標問題說清楚,以致於無法擴大結盟。我想,當初宣言內容,或者接下來運動後續的目標,應該至少有兩個: 一、去提出本質主義和福佬中心外的另一種本土化論述,以及去挑戰為了所謂保衛本土政權就必須支持民進黨。對於想要建立「進步本土力量」的聲音來說,這樣的辯論不能再延宕了。 二、如果這個宣言和運動是希望民進黨好,那麼應該提出一些具體的制度改革,讓民進黨在政治甄拔和政策擬定的過程中,可以不至於繼續墮落下去。 我覺得可惜的是,之前那批學運世代的政治人物的要搞新民進黨運動,只有口號,卻沒有與社會的連結,所以注定失敗。現在這個以學界為主的運動,也沒有和的黨內政治工作者以及更多的社會力量結合。 或許真的應該擴大結盟,真正形成一股綠營內部改革運動的能量。 那些對於宣言強烈不滿的朋友,應該先去看看黨外運動前輩林世煜的兩篇文章,以及吳叡人的這篇文章: 林世煜:寫在「民主政治和台灣認同的道德危機」聲明之後 http://blog.yam.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1893545.html 林世煜 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 新台灣第536期 2006/6/29 在深陷泥淖的六年之間,你我都曾經苦思焦慮,都明白困境的深重,不只在一人一黨,或另一人另一黨。我舉目四顧側耳傾聽,啊,天祐台灣。 罷免案胎死腹中,倒閣案看來也無以為繼。阿扁和他的黨政團隊胸中的石頭落了地,全國數百萬「扁奴」,說不出的欣喜。我的心卻直直落,腦海裡不斷響起敬愛的黃昭堂先生,在去年扁宋會之後,那一句痛心疾首的自白,「我為自己感到羞恥,選出這樣的總統,這是自己造的孽!」 自我政治啟蒙三十年來,我學著將台灣和中國切割,學著挖掘並斥責威權統治者的卑鄙凶狠,學著高舉民主和人權的價值,學著關心被輕慢忽視的社會正義,學著留意日後將造成災難的貪婪與戕害,以今日之我修改昨日之我。這是我卑微的生命中最壯盛的三十年。 我看著阿扁幾天來到處禮佛拜神,看著扁媽聲聲喊冤,看著熟識三十年的憨厚的鄉親,臉上流露憐愛寬慰的神情,心甘情願的束手就縛。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從黨外混到現在二十五年了,我還是得眼睜睜的看著阿扁和他的黨政團隊,簡簡單單的用愛國主義,就把我的父母兄長親戚朋友同儕鄰居,統統和他自己以及他們那些人的命運綑成一團。 而我又曾經有助於推翻威權統治嗎?發出令人掩鼻的,某種前現代野蠻氣息的威權統治,已經垮了嗎?我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數以百萬計的族群,長期淪為威權統治者挾持的肉票,卻鮮少投以體恤的眼光,伸手協助他們一分一寸的解脫心靈上的束縛,摸索出合於「恢復性正義」的和解之道。 我放任褊狹、專斷、僵化、邪佞、貪濫、無恥、殘忍、失智和懦弱的人,在我們當中流竄,放任他們啃嚙現代公民社會的生機,踐踏民主和人權的根苗,摧殘開放和多元的價值。我耳中彷彿傳來父母親長萎軟疲弱的探問,「阿扁仔甘會按怎?」我以為自己已經解放了我的父母親長,萬萬沒想到又令他們陷入另一個牢籠。我一定做得太少又太慢了,致令我的父母兄長沒有機會和我一起成長,沒有機會學習獨立,追求人格和理性的完整和獨立。他們的願景失去具創造性、豐富多彩的內涵,變得缺乏意義、化為泡影。我真羞愧,我該怎麼辦。 我舉目四顧側耳傾聽,啊,天祐台灣。我看到人群中的智者流露焦急的神色,聽到荒野裡傳來賢者的呼喊。我盼望他們趕快聚集,發出神志清明的呼喚。那必將在遍歷滄海難為水的苦澀之後,更全面觀照,更具操作意義的讜論。 深陷泥淖的六年之間,你我都曾經苦思焦慮,都明白困境的深重,不只在一人一黨,或另一人另一黨。之前的威權,用舊的國族神話挾持眾人,新的政權,用新的國族神話再度綑綁。如今我們面對的,是雙重的束縛,是各自簇擁互不相讓的神明,分別起乩的群眾,是打了不止六年內戰,被撕裂的社會。我們準備好長期作戰了嗎? 面對我自己造的孽,我已著手準備。打開舊約聖經撒母記上卷第八章第九節:「…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撒母耳將耶和華的話,都傳給求他立王的百姓,說,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我要先溫柔的,唸這一段章節給我的父母親長聽,再慢慢清理出一小塊乾淨堅實的土地,扶著他們站起來。輕輕的,慢慢的,不斷的。我知道太大的動作,會很痛。 吳叡人:追求更民主的「進步本土」路線 一、要自我反省,不要比爛作為臺灣民主與獨立運動的長期支持者,我認為本土派此刻必須先痛定思痛,自我反省,這樣對泛藍的批判才會有實質的意義與效果。第一,在道德上,不作自我檢討,沒有立場批評別人。第二,在政治上,自己不改革,不重新獲得人民的支持,不會有力量逼迫對手改革。 忘卻初衷 如何批判國民黨 過去國民黨殺人、關人不道歉,不交還黨產,是因為民進黨實力還不夠。現在他們不止不道歉,不交還黨產,還厚著臉皮編造謊言,把被他們殺掉的臺灣人供在自己的廟裡。為什麼他們還敢這麼囂張?因為民進黨一執政之後,自己也迅速墮落,所以就沒有臉再要求別人了。國民黨現在還這麼囂張,是因為他們有恃無恐,看穿了民進黨不會玩真的,也不敢玩真的。 在臺灣民主化過程中,最令人遺憾的事,就是「轉型正義」的問題沒有處理。威權時代屠殺、鎮壓臺灣人民的國民黨劊子手和幫凶不只全身而退,還在當今政壇上耀武揚威。臺灣人民對國民黨的怨氣,是一種對正義的強烈渴求,因此具有高度的正當性。不過更遺憾的是,靠人民對正義的渴求而取得政權的民進黨執政後,竟然馬上忘卻初衷,完全沒有認真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不是把它當作選舉動員的議題,就是像現在一樣,在碰到危機時就操作人民對泛藍的怨氣來轉移注意力,迴避自我檢討。 勇敢接受民主深化的挑戰 這是一種對人民不誠實,不道德的「比爛」策略。「比爛」只會模糊焦點,加速自身的墮落。我們應該要「比好」:比理想、比能力、比清廉。不要和國民黨比。那會降低了自己的格調。要和自己比,和歷史比。要看一生,不要看一時。讓我們回到台大研究圖書館旁的草坪上,追憶陳文成博士對祖國臺灣懷抱的夢想。讓我們回到義光教會的地下室,感受林家祖孫對生命,對陽光的深刻眷戀。那麼我們或許終於會體會到,什麼叫做「勿忘初衷」。那麼我們就會有力量,有決心,要把民主運動重頭做起。 只有一個有理想,有能力而且清廉的民進黨,才會重新獲得人民的支持,才會有效逼迫國民黨改革,也才能真正防止舊政權的復辟,鞏固臺灣的民主。這就是民主進步黨的歷史使命。要不負這個使命,請先從自我改革做起吧。 二、追求一個「進步本土」路線 近百年來,臺灣人追尋自我認同的歷史運動一直是以普世的自由、民主、人道與進步價值為其追求目標。用蔣渭水先生的話說,臺灣人解放運動不僅是政治運動,也是追求臺灣人「作為人的人格」的道德與文化運動。對於這個偉大的運動,所有臺灣人都應該感到驕傲。 但是,在內憂外患的壓力下,這個運動在今天面臨了一個重大考驗:我們是要繼續面向世界,勇於接受民主深化的試煉,還是要因恐懼而背對世界,退縮到保守民族主義的甲殼之內?作為一個長期鑽研台灣政治史與思想史的研究者,作為一個臺灣公民,我認為,為了延續這個運動光榮的進步傳統,我們別無選擇,必須明確抗拒政治人物對臺灣認同和民族主義的惡用,勇敢接受民主深化的挑戰。 加強台灣認同 更應不斷反省 正因為臺灣認同現在面臨腹背受敵的危機,我們才更應該不斷自我反省,不斷自我提升。強者是不需要說理和道德的。但是在美、中兩個帝國的夾縫之中,在帝國與資本的夾擊之下,臺灣是絕對的弱小者,因此我們只剩下說理和道德可以憑恃。道德不是說教,道德是弱者僅有的武器。臺灣的處境越是困難,我們就越應該面向世界,面向人類普遍的價值,而不是躲在「本土」認同背後,坐困愁城,把路越走越窄。 當年雷震先生可以在國共對峙的危機情境中勇敢揚棄民族主義情結,要求國民黨獨裁政權進行民主改革,我相信我們今天也同樣有勇氣克服恐懼,以民主的活水來灌溉、豐富我們的臺灣認同。不免驚,咱對臺灣的民主要有信心,對咱自己要有信心。只要有信心,肯打拚,咱臺灣人有一日一定會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真正站起來,親像一個有尊嚴,有人格的人。 今天臺灣認同所面臨的危機處境,使我們沒有選擇,必須走一條更自由、更民主的「進步本土」的道路。今天連署的這篇聲明,就是想要為臺灣的「進步本土」的路線尋找一個可能性。 期待本土陣營自省與改革 三、結語 這個連署聲明的目的之一,是要促成本土陣營的自省與改革。有些朋友們覺得我們只是一群不懂政治的蛋頭學者。這或許是真的吧,我們的意見也可能不夠成熟,不夠周延。然而這都沒有關係,這篇聲明只是拋磚引玉,我們期待更多朋友來共同參與討論,為受困的臺灣尋找一條出路。對於精明幹練,嫻熟權力操作的民進黨從政朋友們,我只能說,如果蛋頭們的想法行不通,那麼就請你們拿出精采漂亮的實際行動,以石破天驚的一擊,重新感動臺灣人民吧。我們都在熱切期盼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