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8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本土民主主義

往回看,我們看到的是我國憲政史上首次成案的總統罷免案與總統府內步步為營、逐次展開的低調反擊;如果看兩個月前,那時有國共論壇在北京上演的親熱愛情劇與之後「意外的蘇修」;時序若拉長到兩年,當然沒有人會忘記那時兩顆子彈鬧翻天,和選後長達兩個多月的政局動盪。 如果看二十年前,我們會看到了什麼?那時候台灣還沒解嚴,軍警特務仍在島嶼上恣意橫行,美麗島世代的前輩們還關在牢裡,黑名單依舊海外歸不得家園,民進黨即將在風雨飄搖的九月成立…… 往回看,歷史的容貌總是比較容易清晰。但往未來看呢? 往未來看,我們大概會看到即將登場的罷免與答辯之間的藍綠對決,以及王金平的算計和李登輝的動向;往後看兩個月,看到的會是新閣揆嗎?是呂總統嗎?最被看重的是兩年後,一些人擔心可能的是,馬英九是否真能帶領藍軍中興復國,以及民進黨能否在新的領袖帶領下再以國族意識穩住江山?或是,到底是誰能再讓少數執政的本土政權撐個幾年? 但是,對照著二十年前台灣第一個本土民主政黨的誕生,若從今天往未來看二十年,如果這個黨可以經過時間的考驗,我們會在四十歲的民進黨身上看到什麼? 未來幾天或未來兩個月,如果真可能倒閣或罷免成功,對阿扁及四大天王可能是重要的,但大多數的民進黨員和台灣人民卻是使不上力;至於兩年後呢?面對二○○八的勤王大戰,難道就是這些人再次擇木而棲、投注於下個領袖的重要時刻嗎? 今天我們碰到的,是阿扁的問題,但不只是阿扁的問題;是四大天王的問題,但也不只大天王的問題;是民進黨體質、結構、理念出了問題,但也不只是民進黨本身的問題……。所有問題裡面都包括了綠營的菁英、黨員與支持者六年來的依附、噤聲、犬儒和偽善,對於核心價值的沈淪一直只是看著、包容著、體諒著,於是,當有一天問題爆發至無可收拾,才發現我們其實也早已成為了問題的一部份。 任何一個長期關注台灣民主運動發展、並自許與「民主、進步」力量共同長成的民主運動者都必須認清:陳水扁是否提早下台並不重要!呂秀蓮是否繼位也不重要!甚至二○○八交出政權,真的也沒有那麼重要! 在這些紛擾的政爭之後、事件的表相之下,我們有更重要、必須去深省的課題: ──就算阿扁不知情,為何身邊的親信家屬一一涉案?就算只是總統周邊少數個人的貪腐行徑,為何六年來民進黨沒有辦法產生制衡的機制? ──是什麼樣「民主、進步」的邏輯,讓黨的領導階層在這當口仍是無法虛心檢討,還在鞏固領導中心? ──為什麼「高層喬金控」、「基層初選買票」會變成常態?曾經標榜的民主進步理念,何時變成需要花大筆動員費去搞到變走路工? ──何時執政變得這麼重要?何時行政資源變成這麼重要?這些以前國民黨都有,卻又如何?當執政變成目的,是否掌握政權恰恰就變為促成腐敗的土壤、進步力量的反挫? ──民進黨的執政是否有讓台灣更團結還是更分裂?民進黨的執政是否有讓台灣的本土意識更堅強、國際支持度更提升? ──最後,回顧六年來,當核四不能停建、國號無法變動、環境條件退化、經濟不再高度成長、社會福利沒有更公平……,民進黨這個號稱本土、清廉、公義的民進黨政權,除了有人當了總統、有人位居廟堂,這個黨到底是否曾經真的執政?(作者為立法院國會助理) 延伸悅讀: 我的民主(進步)黨的進步主義運動 山農的「須得辯證批判的本土意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